今天醒来后情绪一直有点奇怪,感觉整体上有些不开心。刚刚意识到昨晚似乎做了个不太好的梦,便猜测起是否梦境会影响到醒来后的情感状态。于是便搜索了一下资料,发现确实会有影响。

假设有这么一种情况:路由器 $B$ 的上级路由器是 $A$,即 $B$ 的 WAN 口与 $A$ 的 LAN 口相连,现在希望接入路由器 $B$ LAN 口的设备能够被接入 $A$ LAN 口的设备访问。此时,$B$ 应起到交换机的作用。

追求原生态的理念被人追捧,自然似乎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向自然趋同成了一种趋势。

但是自然并不意味着最优解。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在农业领域,通过嫁接、选种等手段人工干预作物的生长,往往可以得到更高质量、更多数量的作物。

自然在漫长地演化中会寻求更有利的解决方案,但这需要不断地随机碰撞来实现。而人工的介入则干预、加速了这一过程。

日本的传统乐曲听起来悲凉,在今天可以用乐理知识来解释:

A 和声小调 harmonic minor (6 7 1 2 3 4 #5) 阴柔,锋冷;

C 自然大调 nature major (1 2 3 4 5 6 7) 蓬勃,阳光。

本人觉得增二度音程为决定该调性听感的主要条件:4 #5,而日本传统民族调式也有这些影子。

——摘编自知乎用户 Mak Chiu 的回答

这是基于理论的解释。在理论尚不清晰的时候,原理就不得而知。这使得人们只见其表不解其里,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日本音乐悲凉,而不知小调。世界上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从这个角度思考会有趣一些。

看到过两次以自然形态死掉的苍蝇。

第一次大概是在十年前,一个寒冷的冬天,一只苍蝇趴在台阶上死掉了,维持着生前的形态,好像还活着。但是无论怎么靠近它,它都没有任何反应了。

第二次是在刚才,打开水的时候,看到一只趴在饮水机下边的苍蝇。它安静地趴在那里,身上满是脏污和潮气。接完水浇了一些水在它身上,它只是被水冲走了一些距离,一动不动。

苍蝇死后还能维持生前的姿态,能够靠着脚上的吸力附在物体上,是有些奇特的。

前几日观一则视频,作者义愤填膺指责「男娘」现象,呼吁男性要有阳刚之气。

借以担忧男性弱小审美占上风以致国家衰落的借口批判「女性化」观念,或多或少是自身的控制欲,一种家长主义的思维。

对于别人的穿着风格进行指责并试图强加所谓的「男性化」或「女性化」观念,反映了对个人自由和多样性的不尊重、对传统性别角色观念的固守。更深层次的,是对他人的异化,对一定群体的暴力。社会要进步,需要更多的包容性。

「没有学术的民主和思想的自由,科学就不能繁荣。」没有对少数群体的包容,社会就不能进步。建立在对他人自由和多样性的尊重上的批判,可以促进社会的进步和包容性。建立在自身狭隘的包容性的批判,则是赤裸裸的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