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枫的碎碎念

2020.07.03

前些阵子的某日,我准备一觉不起。
手里握着的药物数量其实并不够离开世界,但是却足以让我昏迷——必定会被送到医院。我仍是犹豫要不要离开。
我选择了看似有些荒谬可笑的方式——让室友和我进行「剪刀·石头·布」。我在心中默想,若是我赢了,我就吃掉这些药物,好好睡上一觉。可我输了。有些不甘心的我决定再来一局,却仍是输掉了。室友有些得意,但却不知道他刚刚掌握着我的生与死。
我有些不服气,但还是默默把头侧向墙壁。我吃掉了两倍初始剂量,二分之一的最大剂量——在这之前,我本准备吃掉近两倍最大剂量、近八倍初始剂量。
很快,我就睡着了。
等醒来后,世界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由于药物的作用,限制着我思考离开世界的事情。那些想法一经出现,便会化为乌有。食道却灼烧起来,大抵是躺着服药的后果。那天下午,我忍受着食道的灼烧感,却又不知道还活着是好是坏。
后来,我告诉了那名室友「剪刀·石头·布」背后的故事,他再也没有和我进行过「剪刀·石头·布」。


2020.06.29

任何的为弱势群体做的平权运动都要遵循「平权」的方针,否则就会造成「过犹不及」的局面。
参见勒夏特列原理。


如果一个人丧失了自己的民族立场,那么真的是数典而忘其祖——极其可悲的存在。
跳梁小丑终将受到应有的惩戒它们将会被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020.04.08

要开学啦——
希望世界一切安好,我也要努力了!

2020.03.11

今天是农历的 18 岁生日。
呐… 生日快乐!|・ω・`)


希望高考能考个好成绩!!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