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线
in 杂文 with 0 comment

断线

in 杂文 with 0 comment

“你还以为走路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呢,这些原本是本能的事情实际上做起来有多难。”她继续说,“而吃,吃也是一样的。说话也是。还有爱。这些东西都可以很难。”
——蕾秋·乔伊斯《一个人的朝圣》


一切都发生在那个上午,林弦的笔突然缺了墨。正在绘制的那条直线断掉了。
笔杆的触感也消失掉了,难道墨水用尽后,笔也会坏掉吗……?可是旋开壳后,墨囊还是满载。大概,是笔坏掉了。指尖划过纸张,可是纸的纹路也消失了——准确的说,纹路还在,可是一切都变得不大对劲。林弦感到有些恐慌,可是抬头一看,一切还是照旧,一旁的同学仍是打着瞌睡。老师在讲台上仍是用粉笔撞击着黑板,粉尘慢慢落着,一切还是照旧。
下课铃一如既往响起,可究竟是哪个音符逃走了?林弦什么也没有拿,走出了教室。
阳光洒满林弦有些桃色的皮肤。来自太阳的光甫一发生,到达地球也要八分钟之久了。教学楼一楼的电子时钟依然在变换着数字,记录着时间的流逝。望着人群,他随流而走出了这所学校。纷纷攘攘与他无关。手机上准确地显示着二十四小时制时间,但似乎字重变细了许多。壁纸的色调也看起来奇奇怪怪,似乎和恶作剧有关。
林弦习惯性骑上车回家。今天天气很好,花园里的花似乎也比昨天更加婀娜。
到家后,他一言不发。一切还是老样子——门、玄关、地板——它们仍都是老样子。林弦的父母注意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可是他却不以为意。他躺在房间里,屋子仍是敞亮。他呼吸着空气,触着柔软的被褥。天花板似乎越来越远,灯摇摇欲坠。他坐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发觉脖子似乎比往常宽了一圈。很不可思议,但是并没有此外的任何人提到。
已是傍晚,望着窗外染红的天空,他按下了手机的快门。


一周后的早晨,醒来后的林弦盯着身边的浸入窗户打进房屋的光芒。小尘埃在光的束线中舞动着,一点也不僵硬。
林弦给朋友发送信息:
今天去吃麦当劳吧qwq
麦当劳前台取餐屏幕上显示着一列编码。林弦盯着包装上写着Big Mac 的汉堡,问朋友之前这行字是否有这么大。Big Mac的腌黄瓜仍是酸酸的口感,而干酪也融在肉饼上要坠下。可口可乐冲击着薯条的阻塞感,被林弦一饮而尽。

季節既に春だね 気づいた
原来已经是春天呢 察觉到了
——《春、恋、花以外の》

“你该多运动运动了,你脸色太苍白了。”林弦的朋友打趣道。
“也是呢……”


您的快件已投递至丰巢快递柜,取件码 581891 。

インターフォンのチャイムの音 耳を塞ぐ鳥かごの少年

烟雾升起,仿佛要将世间吞噬。

我的账号密码是 Sfts,itw255.
别漏了小数点qwq
拜托一天后联系我父母帮我发讣告啦
再见

林弦放下手机,望着忽远忽近的天花板,闭上了眼睛。

No matter how far I go, they find me out
I wish the gusts took away my gloom
I can't help this vague feeling
I feel so good, but I'm worn out
We'll be all right, don't look so sad
Confess my sin, conceal them all
Night will come soon and swallow everything
I feel so good
We'll be all right
Then, I give all up

但无论怎样奔逃,终究是穷途末路
但愿阵风能卷走氤氲
这样的茫然无措不堪忍受
此即是所寻之景,但却已支离破碎
一切终将会变好,不会再黯然无色
忏悔我犯的罪孽,但愿能得到赎过
夜幕就快要降临,来吞噬这一切吧
此即是所寻之景,一切终将会变好
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放弃
——Sacred Play Secret Place

Responses